这样着急如果翠松山那边敢让你的小么你直接带

高手过招,机会往往是稍纵即逝的,这个时候,就看出来谁把握机会的能力更强了!
 
    夜莺抓住了机会,就弥补了实力上的差距,完成了绝大多数人都没想到的逆转!
 
    这样连续的攻击,不仅极大的破坏了杜起名伤口处的组织,甚至让他的这肩膀已经接近粉碎性骨折了!
 
    这种程度的骨折,让他的左臂已经完全无法发挥作用了!
 
    左臂无法进攻,无法防守,反而变成了累赘!
 
    在高强度战斗之中,这种累赘往往是要命的!
 
    杜起名自视甚高,可是却被夜莺打的毫无还手之力!
 
   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用手中的长剑以攻代守,阻止夜莺!
 
    可是,他现在的攻击已经和绵软无力差不了多少了,被夜莺轻易的躲过去之后,后者的小腿猛然一摆,然后狠狠的踢在了杜起名的两条腿中间!
 
    就算是把皮肤给练成了铁布衫,但是这里仍旧是无法消解的要害,夜莺的这一脚几乎把杜起名给踢的原地蹦起三尺高,然后重重的落在地上!
 
    他痛的浑身颤栗,完全提不起劲儿来防守了!
 
    “禽兽不如的东西!”夜莺冷冷的喝了一句,从地上捡起杜起名的长剑,然后猛然往下面一插!
 
    锋利的长剑轻易的穿透了杜起名的右肩膀,然后深深的扎进了泥土之中,只有剑柄露在外面!
 
    夜莺这一下也算是发了狠,直接把杜起名给钉在地上了!
 
    虽然她这一剑不算致命,但也重创了杜起名的肩胛骨,让其两条胳膊都无法使用了!
 
    “让你和张不空狼狈为奸!”
 
    夜莺还不解气,重重的踩在了杜起名的膝盖之上!
 
    后者的膝盖发出了咔嚓的响声,然后立刻瘪了下去!
 
    很显然,杜起名的膝盖也碎掉了,四肢也就只剩一条腿还能动了!
 
    “夜莺小姐,快走!”
 
    那中年男人的身手也不弱,撂翻了好几个翠松山弟子,继续和夜莺在夜色之中发足狂奔起来!
 
    “我在山脚下安排了一辆车,我们只要到了那里,翠松山的人就追不上了!”中年男人对夜莺喊道。
 
    夜莺点了点头,继续在山间猛掠。
 
    她已经彻底熄灭了去找张不凡的想法了,从这里到翠松山主殿的距离实在太远,他们两人根本不可能成功抵达那里的!
 
    此时,张不空也已经在他的房间里踱步了。
 
    他这个主谋,并没有立即现身,而是在仔细的盘算着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 
    在张不空看来,想要抓到夜莺自然是没什么难度的,只是,抓到夜莺之后又该怎么办,才能看起来了无痕迹的“占有”这个美女后辈呢?
 
    张不空望着窗外的夜色,眼睛里面露出了阴狠的神色,他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夜莺啊夜莺,你真是糊涂,屈从于我,自然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,现在非要逃走,可你就没想过,迈出了这么一步,你的生路可能也就彻底断绝了。”
 
    说到这里,他眼睛里面的狠辣之意更浓:“本来我看你挺优秀的,还想提携提携你,现在看来,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闯进来!你不仁,就别怪我不义了!”
 
    如果让夜莺听见张不空此时所说的话,恐怕会怒极反笑的。
 
    他先前对夜莺一通威逼利诱,妄图将其彻底的占为己有,可这用他的话来说,竟然是“提携提携”?
 
    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!
 
    “不管怎样,你今天晚上都不可能跑出我的手掌心。”张不空攥了攥拳头,然后便走出了房门。
 
    这意味着他要亲自上阵了!
 
    而此时,苏锐已经下了高速公路,可距离翠松山还有一个小时的车程!
 
    比埃尔霍夫也还没得到手下人的回报呢,因此他倒是并不太着急,优哉游哉的坐在车子的后排抽着雪茄。
 
    在加油站的时候,苏锐已经上了他的车,现在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呢。
 
    “亲爱的阿波罗,你看起来很紧张?”比埃尔霍夫嘿嘿一笑:“完全不用这样着急,如果翠松山那边敢让你的小女朋友出什么状况,那么你直接带领太阳神殿把那座山给烧掉,我想也不会有什么太大问题的。”
 
    “这里是华夏,搞出那么大的动静,后果我也承担不了。”苏锐摇了摇头。
 
    江湖里的水太深了,要是苏锐真的一把火烧掉了整座翠松山,那么结果就变得无法预知了,说不定会有好事者认为苏锐是在以一己之力挑战整片华夏江湖。
 
    到那个时候,事情可就变得不好收拾了。
 
    “其实没什么的。”比埃尔霍夫微微一笑:“要是我,这件事情就使劲往大了闹,波及的范围越大,你的声名也就越鼎盛了。”
 
    “这是两码事。”苏锐又催促道:“你快点问问你的手下,现在情况到底如何了。”
 
    “这一路上你都催了我八十遍了。”比埃尔霍夫越发觉得自己这趟华夏是来对了,通过夜莺的事情,他很显然已经极大的拉近了和苏锐之间的距离了。
 
    可是,比埃尔霍夫现在也联系不上他的手下——那个中年男人正和夜莺极速奔行在翠松山的松林之间呢,暂时还没有精力把消息给传回来。
 
    “联系不上,就说明出问题了。”苏锐眯了眯眼睛,一缕寒芒从其中释放出来。
 
    “军师,现在夜莺那边的情况不太乐观,你最好能够带人接应一下。”苏锐把电话打给了军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