翠松山的规矩不能打破张不凡淡这样为了追求个

 如果不是这样的话,那么怎么可能会有枪声响起呢?
 
    现在,这个师兄特别害怕师父会发怒,如果他出言替夜莺解释的话,说不定师父他老人家会怪罪下来,到时候他就要成为被迁怒的对象了!
 
    他不禁想到了那次造成师父张不凡震怒的炮轰,上次是炮,这次是枪,难道说,今天的翠松山又要经历一次地震吗?
 
    不过,出乎这名徒弟的预料,张不凡在说出了“孽徒”二字之后,并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 
    他就这样面朝着柴山方向,静静的站着,目光平静如水。
 
    这枪声并不算猛烈,张不凡也能够从枪声之中分辨出来,从头到尾都只有一个人在开枪罢了,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戒律堂那边还应付不了的话,那简直和废物无异了。
 
    只是,这一次开枪者是谁?
 
    难道说是苏锐吗?
 
    一想到这个名字,张不凡便狠狠的皱了皱眉头。
 
    说实话,他以前对于苏锐并没有什么太强烈的恶感,只是不喜欢这个行事十分张扬的家伙。
 
    是的,张不凡一直都是特别传统甚至是特别固执的,在他看来,华夏的“传统”都是几千年来流传下来的东西,完全不需要所谓的创新,只要遵循就可以了。
 
    所以,张不凡认为师者如父,师父的话不分对错,都必须要听,否则就是大逆不道;他认为婚姻大事就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年轻人如果自由恋爱,那就是不孝不仁……诸如此类的很多观点,都是如此的落后。
 
    而这种因循守旧,在张不凡的眼睛里面,却是再正确不过的了,他甚至没有对此产生过一丁点的怀疑。
 
    所以,张不凡这人并不坏,他之所以和苏锐成为了敌对的双方,完全会因为站在了不同的立场上面,但尽管张不凡的本质不坏,但是他的性格方面也还是有着一些缺陷的——他很固执,固执到了极点,甚至于说到了偏执的地步!
 
    不过,最近张不凡在实力精进之后,他的心态也发生了些许的变化,夜莺是他的弟子,张不凡也不想将之逐出师门,毕竟,这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事情,并不是除了黑就是白的,遇到事情也不用一直都是如此的激烈。
 
    所以,他准备给夜莺机会,也基于这样的想法去做了。
 
    五年的闭门思过,这就是张不凡对徒弟的“宽容”。
 
    说起来,这宽容还真的挺具讽刺意味的。
 
    真够宽宏大量的。
 
    在张不凡看来,夜莺确实是有错的,在花花世界之中被尘埃迷住了眼睛,只要回到翠松山,静下心来一段时间,就能够认识到她自己的错误了。
 
    只要夜莺能发自内心的认识到错误,那么张不凡是不准备把她给关上五年的,低头认错之后,最多一年,就会把她给放出来。
 
    在张不凡的眼中,用一年的时间,足以磨砺一下夜莺的傲娇性子了。
 
    可是,不得不说,张不凡把这件事情想象的太美好了点,这种想法也把他的自我给表现到了极致。
 
    他的徒弟夜莺似乎也遗传了他的固执。
 
    夜莺拒不认为自己做错了。
 
    从开始到现在,在夜莺看来,她的所作所为一直都是遵循本心的,没有任何人能够影响她的决定。
 
    师父和苏锐之间的不睦,那是他们的事情,夜莺不想把上一代的事情给嫁接到自己的身上。
 
    而且关键问题在于,夜莺从一开始也是和苏锐处于敌对状态的,但是这种敌对状态没多久就已经结束了——和苏锐接触了几次,夜莺发现,这个比自己还要傲娇的家伙远比其他的男人要更有风度,也更有魅力,她也渐渐的有了自己的主张。
 
    所以,别说是仅仅一年了,就算是给夜莺十年时间,她也会拒不承认自己做错了。
 
    夜莺就是这样,哪怕在墙上撞得头破血流,最终也不会回头,而是会硬生生的把墙给撞倒。
 
    “师父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那名徒弟壮着胆子问道。
 
    然而,张不凡并没有给出什么具体的答案,而是一阵沉默。
 
    其实这沉默的时间并不长,但是在那个徒弟看来,这每一分每一秒都让他十分难熬。
 
    终于,张不凡开口了,然而却说出了一句让那徒弟非常震撼的话来。
 
    “孩子们都长大了。”张不凡说道。
 
    那徒弟听了这话,完全摸不准师父到底是怎么想的了,难道说他要放夜莺一马?
 
    可是,如果放了夜莺的话,那些有可能被枪声打伤的师兄弟们又该怎么交代?
 
    “但是,”张不凡话锋一转。
 
    这一声“但是”,让那个徒弟的心立刻提了起来!
 
    这两个字之后的话语才是重点!
 
    “但是,无论怎么长大,翠松山的规矩不能打破。”张不凡淡淡的说道:“要是每个人都这样,为了追求个人的利益而无视规矩的话,那么翠松山得乱成什么样子?”
 
    毫无疑问,这句话给整个事件定下了基调!
 
    在那徒弟看来,以师父的固执心性,既然说出了这样的话,那么夜莺这件事情注定是别想翻身了!
 
    虽然师父的话语非常的轻淡,但是这徒弟却感觉到了一种浓浓的寒意和威严!
 
    这威严很快就转化成了威压,让他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!
 
    而此时,枪声还在接连不断的响起!
 
    “今天,白莺不能走。”张不凡负手而立。
 
    这几个字,几乎相当于对夜莺的“宣判”了!
 
    伴随着张不凡吐出了这几个字,整个翠松山都将进入一片忙乱之中!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此时的夜莺还不知道师父说出的话,当然,就算是她人不在翠松山主殿,也同样能够猜到师父他老人家有多么的震怒。
 
    但是,现在的夜莺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,因为张不空的大徒弟杜起名已经追了过来!
 
    “大胆白莺,敢这样背叛翠松山,要是今夜让你走了,我等颜面何存?”
 
    杜起名的这一声吼,似乎并不比枪声弱上多少,他在喊的时候,运足了气,显然是故意要通过这种方式来通知所有人!